欢迎来到新绿小说网!!!
新绿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你真的不会告诉吾友关于我伤害了鬼女红叶的事?”此时的茨木就像是一只做错了事又期待主人原谅的汪星人,眼巴巴的瞅着阿遥。

    我傻了才会给自己找麻烦,现在正是需要你的时候。

    “不会!”阿遥果断的给出了答案。

    虽然我也很想光明磊落的揭发你的罪恶,可你是SSR你有理。

    得到答复的茨木三百六十度仔细打量着阿遥五分钟,然后又死死盯着少女的双眼看了五分钟,就在阿遥差点以为这家伙被自己掰直之时,茨木似乎从那张毫无破绽的面容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果然是个好人!”

    茨木一脸的动容。从他不断哆嗦的双唇就轻而易举的窥探出内心情绪的激动,就好像阿遥是救命恩人再生父母一般的伟大存在。

    “哈?”阿遥傻眼了,用得着这么夸张?

    被刚才不共戴天的仇人忽然间发了张好人卡?求阿遥内心的阴影面积。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茨木… …

    “你不知道,酒吞他好过分……”

    诶?这是要倾诉的节奏?什么情况啊……我还没做好准备的说→_→

    “连‘吾友’都不叫了,直呼姓名真的好吗?”

    阿遥想都没想就直接吐槽出来,抬眼就撞见了变成泪包脸的茨木小可怜。

    不是吧……

    我看见了什么?!

    阿遥揉揉眼,对自己的视力产生了怀疑。

    “小青菜,我跟你说……”

    茨木苦着一张幽怨脸,拖着废掉的爪子连滚带爬的到阿遥身边排排坐。

    小青菜?!

    阿遥眉目抖了抖,按下手中的蒲公英,忍着抽死茨木的冲动从牙缝里嘣出来三个字:“新!井!遥!”

    还有,我们很熟吗?

    不要装作跟是我亲闺蜜般并肩聊天哇_(:з」∠)_

    “他不再是吾友了,我要跟他断交!”茨木愤恨的起身,像日剧女主一般拢手对着空旷的枫叶林呼喊,仿佛只有这样怨气才能平息。

    回声一遍遍回荡着,飘散着……

    厉害了我的茨木!

    这是断交宣言吗?

    你终于硬♂气了一回!!

    阿遥在心里忍不住给茨木点了个赞。

    然而现在不是点赞的时候吧……

    要是茨木真和酒吞闹掰了岂不是就只能收获一个SSR了?

    噫……

    情况不妙啊,阿遥方了。

    不行,

    就算为了我的任务,你们也请继续gay里gay气下去!

    “茨木啊,我觉得你要好好考虑考虑,”阿遥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长者姿态,“那些美好的回忆是说断就能断的么?”循循善诱的话一定能打消茨木这可怕的念头吧。

    “好狡猾。”巴卫突然插话了,→_→着的表情表达出看破阿遥诡计的鄙夷。

    我也不想这样好吗……

    阿遥换以巴卫同样的→_→表情。

    唉,好不容易看到茨木变直的可能性了,新井遥你太坏了_(:з」∠)_

    “美好的回忆啊……”茨木的声音忽然变得绵柔温和,他陷入回忆的表情与怀念往昔的眼神让浮躁的阿遥都平静下来,时间仿佛也变得缓慢温柔了呢。

    “我们相识于一个月黑风高夜,为了争夺一块稀世珍宝而大打出手,”茨木说到了兴头上想撸袖子,却发现手臂骨折了,于是很自觉的的将胳膊伸到阿遥面前。

    ……我为什么要帮你做这种事?

    “然后呢?”

    阿遥不情愿的还是配合着茨木撸起了袖子。

    “哎呀,那真是一场不得了的对决呀,山崩地裂地动天摇,也就是那时我们擦出了爱的火花。”陷入纯情回忆的茨木就如怀春的少女般浑身都散发着粉色的气息,“后来我们的打斗太激烈了,引来了大量的守护宝物的村民;再后来,我们一合计就……”

    “咔!!”

    看着茨木忽然变得嗜血的发红的双眼,阿遥隐约猜到了茨木接下来要说些什么。“和谐社会,我们来说点和谐的,不然会被和谐的。”

    “我们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曾经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以天为盖以地为炉;一起谈笑风生盼日出东方,一起相依相偎看夕阳西下……”茨木笑了,居然像初恋的少女一般痴痴的笑眼弯弯。

    好像确实很浪漫……

    阿遥不禁脑补出一对儿璧人不顾世俗的眼光一见钟情,随后忠贞于彼此的感情开启了一场盛大的私奔之旅,一路上他们互相扶持倾心相爱,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愈发坚定了发自心底的爱与默契……

    妈呀,

    这么看来红叶这家伙才是可恶的第三者吧!

    茨木你……太可怜了啊QAQ

    阿遥的内心天平开始动摇了。

    “浪漫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一起打-砸-抢-烧,一起持强凌弱,一起杀……”

    “咔咔!!”

    阿遥赶紧做手势叫停。

    真是的……

    还能不能让人有些美妙的遐想啦,不愧是粗鲁乱暴的大妖怪,三句话离不开杀杀杀……

    阿遥一头黑线。

    “我一直天真的以为我们会永远相亲相爱下去。可是——”茨木忽然话锋一转,“直到那天那个女人的出现,一切全变了!”恋爱中小女人的幸福表情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情敌出现的嫉妒与狠恶。

    “是红叶么?”阿遥小心翼翼的问出声,深怕又不小心触到了这个神经敏感家伙的逆鳞。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女鬼阴谋!”茨木一脸妒妇的狠辣,“一定是那个妖艳贱货看准了我们会从红枫林路过,所以那个小婊-子才会故作姿态玩什么撒枫叶。蠢透了好嘛!分明蠢透了,酒吞那家伙却像被施了魔咒一般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勾勾的盯着那个丑八怪!!”

    说到愤怒时,茨木甚至忘记了自己那废掉的爪子,一拳狠狠地砸在地上。

    喂… …

    看着都疼死了,连阿遥都感同身受的呲牙咧嘴。

    “从那以后酒吞这家伙心里就只有女鬼了。”茨木小可怜再一抬头竟然泪流满面,也不知道是提及心伤还是骨折之痛。一个大妖怪居然流泪了,阿遥宁愿相信是因为骨折疼的了。

    “一定是那个碧池给吾友下了诅咒,勾去了吾友的魂,否则吾友怎么可能背叛我,嘤嘤嘤… …”茨木哽咽的连话都说不下去了,埋头抽泣的样子忽然让阿遥觉得他像个失去了心爱宝贝的小朋友,分明可以放声哭泣却强忍着爆发的情绪,颤抖的双肩诉说着憋屈的逞强。

    好可怜,又有点心疼… …

    阿遥也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会萌发出怜惜,只是觉得每一个受过情伤的人都有他们的无奈。就算是高大的茨木,此时也应该有一个肩膀可以让他依靠。

    “喏,”阿遥大方的偏过头,指指自己并不宽阔的肩头,“这个先借你,想怎么样随便你。”

    “小青菜!!”茨木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哪里还有凶猛威武的大妖怪模样,“你绝对是我我的知己!!嘤嘤嘤… …”感情完全大爆发的茨木一把扑向阿遥,像个被全天下人都抛弃了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啊嘶… …疼死了。”仰面倒地的阿遥痛苦的揉着后脑勺,“你属猪的吗?沉死了,快给老娘滚蛋!!”被扑倒的少女就像龟壳倒地的乌龟扑腾着四肢,想把身上的茨木掀翻却不能。“别把你的鼻涕眼泪抹到老娘的衣服上啊混蛋!!”阿遥绝望的叫喊响彻枫树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