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绿小说网!!!
新绿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购买V章低于50%的48小时后可查阅更新, 请支持正版,谢谢

    好像她的话总能起到提神醒脑的作用,山崎宗介这才想起来确实有那么一回事似的作恍然脸。

    这个不出格的解释在场面上足够过关,并且因为这样的社交场合子代也根本不是受关注的重点,所以在见面后小叙片刻,父母们谈论的话题就已经渐渐升级成不是杉原直纪能听得懂的了。

    两个男孩倒还能在被很偶尔地询问到对相关事件的看法时给出原创的答案, 等轮到她的时候,妈妈就已经用「小直年纪还小, 我还不打算让她开始接触生意上的事」为由替她挡开了接下来所有的考核项目。

    虽然这会让她有种自己是一群聪明人中唯一一个不会说话的傻瓜的幻觉, 但还是谢谢妈妈, 让她不用面对成年人的修罗场。

    时间的流速慢到让她盯着西洋风座钟的钟摆数秒度过,好像一场漫长而没有尽头的座谈会。一开始她还能假装专注地看着正在发言的人,时而微笑时而点头地做出认真聆听中的模样, 但一个小时以后她的体力就被磨尽了。

    百无聊赖,她径自一杯杯含□□饮料喝个不停。

    平时她最喜欢的用来消磨时间的游戏——数头发上的细小分叉, 现在却因为绑了配合骑马装的高马尾而无法进行。

    温柔体贴连说话都温婉细语的山崎夫人仿佛是全场唯一一个关怀着直纪的人。也可能是她在圆桌边的位置正对着直纪,让她想不注意到正不停玩弄指甲的少女都不行。

    出于解救直纪于水火之中的善意, 她主动提出放子代们出去玩。

    这份好心毋庸置疑,但当她说出:“直纪是正在学习马术吧?刚好宗介在这方面很擅长,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宗介稍微指点一下你。”

    在这种场合莫名其妙被长辈安排的任务根本不能拒绝, 山崎宗介很明显地把不乐意的心情写在脸上;又可能他只是习惯了板着脸浑身笼罩着不怒自威的气场, 总之在直纪看来, 那个人分明十分地不情愿。

    可即便如此, 他还是对直纪点头, 接着起身朝向更衣室的方向。

    杉原直纪的世界立刻出现了细碎的裂痕。

    这还不算完。

    和山崎先生全神贯注地商讨着正事的征臣大人也响应了这个提议,还不让人意外地把赤司征十郎也给指使了出去:“你也跟着去吧。”

    他继而转向山崎宗介,并没有身处上位而颐指气使的态度,反而像是个把自家孩子托付给别人照顾的一般长辈,竟然眉宇和言辞之间还有点和善:“还要请宗介君不吝赐教了。”

    虽然都是运动员,但赤司征十郎和山崎宗介擅长的项目根本八竿子打不着。按照常理,两个人之间不应该有什么交集,就更别说有机会让他们对对方产生恶感。

    然而或许是出于竞技运动选手本能中自带的竞争意识,碰到对手就一定非要争个高下不可,杉原直纪深感在赤司征十郎点头应允起身的那一刹那,他的视线与山崎宗介的视线相接,空气中瞬间迸出一缕火药味。

    ·

    马术的入门,杉原直纪还是认真学习了的,但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疏于联系,她连上马都困难。

    赤丸是一匹性格和雪丸迥异的马,如果说雪丸和它的主人一样沉稳淡定,那么赤丸就是活泼好动到没有一刻消停的热血少年。对于初学者来说,它的性格属于十分难驾驭的类型。

    它有到杉原直纪胸口那么高,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太久不见所以分外想念的缘故,它一直摇头晃尾,还时不时回过头冲着直纪呼哧喘气。

    戴了手套的手根本拽不紧缰绳,左脚踩进了马镫内,身体跳起,右脚却无法配合着身体的动作跨上马背。手一直滑,尝试起跳几次,都又踉跄着退了下来。

    赤丸很是一脸不耐烦,呼哧的声音更大了。

    旁观的陪练想要上前帮忙,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连上马都需要别人帮助好像让她看起来很没用的样子,她斜视侧后方两边,山崎宗介早已经坐上马鞍,勒紧缰绳作蓄势待发状。

    他的视线更多是看向与他正对着赤司,好像高段位选手在正式上赛场之前都要先用气势压倒对手,她隐约已经嗅到了非要一决高下的气息。

    无助的少女出于两道结界之间,凭借自己的力量努力挣扎,自强不息的同时又十分值得同情。

    她尽量避免和前方赤司的视线接触,按照她对赤司的了解,一进入赛场或者考场的那个人,几乎就像是进入了绝对领域似的,除了对手和友军助攻,他的眼睛里几乎看不见别的人了。

    对他能在这种时候对自己伸出援手,她实际并没什么指望。

    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之中。

    赤司的骑姿一如既往英姿飒爽,后辈笔挺,从肘端用过手臂沿着缰绳到马嘴也是一条流畅的直线,好像教科书一样一丝不苟,单持缰绳调转方向的那一侧身暴露出皮质外套下紧绷的肌肉线条,长筒马靴在反射到阳光的一刹那金光闪闪,让他整个人宛如一尊高高在上的雕塑。

    虽然没有比较的必要,但杉原直纪瞬间很心疼自己。

    她最后的尊严支撑着她没有去问陪练要梯子,正想做最后的努力尝试,无意中瞟过赤司征十郎的余光却发现他似乎终于注意到了她的挣扎,于是勒缰驱马向她的方向过来。

    赤丸见到自己久违的远亲靠近,躁动程度又立即高了一个等级,令她的左脚几乎都踩不住马镫。

    就在她几乎以为自己要被激动不已的赤丸甩飞的当口,忽然从背后来的一股拉力扯着她的后领,在她要起身上马时借了一股力,顺着惯性,她顺利跨过马背迅速趁机把右脚放入马镫内。

    神之手的帮助不但借了力,还吓了她一条。

    她下意识地憋住尖叫,上身前倾双手不受控地自然想要去抱住赤丸的脖子,却又被拽着皮革马甲的背后中线抻起来让她坐直。

    惊悚之中,她小心翼翼地回头,对方由于上半身长度的优势依然高她大半头,居高临下地,他的蓝眼睛向下瞥了她一眼,“刚才那个姿势很危险,你的教练没告诉过你吗。”

    他的语气和态度听起来才更像是个公事公办的严格教练。

    虽然吓了一跳,她的心跳尚未能恢复平时的跳速,但口中还是程式化地表达了感谢。

    她张了张嘴,突然间有点词穷,想说「抱歉」,最后到了嘴边还是说了声:“谢谢你。”

    王者气场在上马后全开的山崎宗介对少女的道谢不以为意,径直朝正往这边过来的赤司迎了上去。

    两人高度相差无几,身材都挺拔俊朗,在互相能够听到对方声音的距离停住,让人有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的错觉。

    “赤司征十郎……君。”本来似乎打算直呼其名来着,但转念又改变了主意,加上了个无所谓的称谓,年长的山崎依然以前辈的自居,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御曹司家的贵公子而放低自己的姿态。

    他侧拉缰绳调整位置,好以侧位的角度更全面的审视赤司:“早在中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你,据说无论是在念书还是运动方面都有惊人的才能。”

    话是好话,只是语气听起来不太像是套路化的恭维,倒好像是在确认对手器量是否与传闻相符似的。

    赤司当然不怵。这份不真心的夸奖,他理所当然地照单全收,点头致意问候道:“初次见面。听父亲说,山崎君曾经是游泳选手吧。”一边这么说,他又淡淡微笑道:“我对游泳方面不太擅长。所以,抱歉,对相关的早古偏僻异闻也不太了解。”

    ……

    哎呀。

    已经完全,变成战场了。

    虽然从一开始两个人对对方的态度就不怎么太和善,但忽然间针锋相对了起来,还真是让旁观者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不是赤司一贯的作风,只能说是两个胜负欲极强的运动选手之间微妙的默契吧,眼下的气氛已经不像是两家会社子代之间友好的交流,而更像是激烈的奥林匹克了。

    想要缓和气氛,又顾及着自己的立场,杉原直纪干笑着,叫了一声:“赤司君!”

    一般用了这种称呼,多少就能意识到事情的严肃性了。

    然而在赤司回应她之前,山崎宗介却先一步拦在前面,表现出作为年长者的大度,“没关系,我本来作为游泳运动员隐退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而且我早就转学离开东京,没听说过也是正常的。”

    “气氛不用这么紧张吧,又不是比赛,只是大家一起散散心而已。”直纪两手虚虚扯住缰绳发出微弱的抗议。

    当然,被无情地驳回了上诉。

    “当然是比赛了。虽然已经离开赛场很多年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头抬得很高,勾起嘴角,眼中闪着勃发的斗志:“一见到赤司君就有种让我想重新一决高下的干劲呢。”

    赤司调转头驱马朝着赛道起点的方向,回头浅笑抛下一句:“那就请多关照了。”

    而且直纪的内心比他预想的要更强许多。

    沉默的两分钟过后,她从手中抬起头,除了两侧颧骨泛着诡异的红色,没有其他哭过的迹象。

    觉得在他面前哭很丢脸是一方面,同时也觉得就算哭哭啼啼也无济于事,只会平白无故给他留下自己是个没用的笨蛋的错觉。

    自以为没有自强到绝对不能掉眼泪的地步,如果哭唧唧的面对体育老师就能让自己测验及格的话,那她还是很愿意这么做的——一个「正直」的少女在潜移默化中已经被赤司的世界观影响了。

    深吸一口气再缓慢地一点点吐出来,她用双手掌心用力拍拍脸蛋,之后打起精神把盛放黑子的棋盒挪到自己面前:“还是我先吗?说了要赢就说到做到。”

    有自信是好事,但是盲目自信就让人有些吃不消。

    以初学者的水平想要赢冠军选手,哪怕只是简单的五目碰,也未免乐观过了头了。

    况且赤司征十郎本就不是会因为同情对手而故意放水的类型。无论对手的水平如何,自己都要全力以赴去应对才能显示出对对方最起码的尊重。这是他长久以来坚持的信念。

    直纪深知这一点,也并没有期待赤司会对她手下留情。

    正是因为默认了这样的基本准则,所以在总共连输十三局之后让她开始对自己失去信心的第十四局,却意外地突破重围达成五连险胜,她自己都小小地吃了一惊。

    这种游戏一样的较量就算赢了也没什么好得意的。她也不是没有自觉,赤司会输多半是因为一时大意。

    可是无论如何,这局棋对直纪少女来说都有着里程碑一样的意义。

    赤司盯着五连的棋盘呆了一会儿,不是不承认失败,只是有点意外。

    然后他伸手捡回白子,却被直纪把手拦开。

    “等一下,我要拍个照留念。”她不是开玩笑的,真的随即掏出手机飞快几连拍,然后抚摸着屏幕把这些珍贵的记录单独储存在一个相册里,对他眨眨眼:“这是我赢过赤司选手的凭证,我会好好保存的。以后遇到困难的时候,看到这些照片,我都会重新响起这激动人心的一刻。大概会让我重新信心满满呢。”

    赤司有些无言以对。

    “这种错误的自信不要也罢。”赤司选手的态度比较冷漠。

    如果是在中二高峰期的两年前,大概他就不会是这样平淡的反映了。然而随着人年龄的增长,见识更多,心智成熟,好像原本对他来说根本不能忍受的失败现在也真的变成一件常事了。

    世界这么大,总会有更有能力的人存在,把那些强者当做标杆,当做驱使不断提升自己器量的动力,总要好拘泥于眼前短暂的胜利止步不前。

    经历过失败才会让人不断变得更强。这才是他如今的信条。

    当然会输给杉原这位选手,那就只是一个单纯的失误而已了。

    他只是一边猜测着她什么时候才会对连败这件事感到厌烦,一边看着夕阳的下落的角度估算现在大概是晚饭时间——如此心有旁骛地不专注,所以才没有注意到直纪在棋盘上偷偷埋了雷。

    这种低级的错误要不得,哪怕对待和自己水平不对等的选手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是他今天学到的新的一课。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