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绿小说网!!!
新绿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那个被剿灭的庄子的人,是明山的人,振远大将军的女儿,是无辜被牵连的,死得太冤枉了,当初皇帝明确表示了悲痛,还被明山追封为了昭仪,收获了振远大将军的忠心,可现在真相却是如此的不堪,振远大将军受不了这样的耍弄,就这样,振远大将军也暗中叛变了,答应了跟卢远山的合作。

    明山成为了最新的伪君子称号,当初被掳走的后妃,除了游瑶儿之外,其余的人,都瑟瑟发抖,原来死亡曾经离她们那么近,她们敬爱的夫君,不是拯救她们的英雄,而是亲手把她们推进深渊的恶魔,还披着拯救她们的名义,接受他们的感恩戴得。

    明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当初全力支持他的几大家族,纷纷表示,他们受到了愚弄,将保持中立的立场。

    “德章”太子留下的人,这时提醒明山,掌握着开启北山王密库钥匙的谭芪成为了关键人物,只要拿到了谭芪手里的钥匙,拿到了传国玉玺,那么现在的危机就可以暂时解决,毕竟能掌握传国玉玺的人,就是北山王一脉真正的传人,那北地的人叛变的理由就站不住脚了。

    这时明山后悔至极,当初他以为他的母妃留下的嫁妆不过只是一些金银珠宝,他可是要做皇帝的人,格局大着呢,怎么会把一个妇人的嫁妆看在眼里,所以齐嬷嬷代替他打理的时候,他为了表示信任,也是因为确实没有精力,所以从来没有过问过。

    现在他竟然连密库的位置在哪里都不知道,密库的钥匙也没有见到过,真正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北地的人,也知道传国玉玺有多重要,要是被明山抢到了,那么他们就出师无名,真正成了乱臣贼子。

    北山王府的那些族老们,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一脉才应该是真正的皇族,顿时也是全力的支持北地独立,不再听从朝堂的调令。

    谭芪再次成为全天下的焦点,当初齐嬷嬷只把密库的位置告诉了谭芪,偏偏谭芪还是个傻的,没有钥匙,就根本拿不到传国玉玺。

    明山开始纡尊降贵,到了皇家别苑哄骗谭芪,幸好除了唐嬷嬷和小泉子,连另外几个婢女都不知道谭芪是会说话的,所以不管明山说什么,谭芪都不开口,一个人在那里傻笑,把傻子的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原来齐嬷嬷当初说,他们,不仅仅是指北山王府的人啊,还包括明山这个皇帝,还有卢远山所拥戴的那些旁支们。”谭芪暗暗在心里想着。

    事实也确实如此,明山恨得要死,但还是没有动谭芪一根头发,而北地的那些人,也没有动谭家的人一根头发。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明山没办法,只好出了一道罪己诏,并且把自己的大皇子,过继给明海,二皇子过继给了明玉,成为北山王府新的嫡脉,至于那几个庶出的公子,则没有提及。

    游瑶儿好不容易剩下的儿子,就这样被过继了出去,当场就晕了过去。

    可惜北地的旁支们,根本不答应,他们好不容易有机会翻身,怎么会愿意接纳明山的儿子们占住北地的资源。

    生了小公主的后妃,庆幸不已,幸好她们的是公主,不然孩子过继出去了,以后就不是母子了,那不得难过死,三皇子的母妃也是觉得劫后余生,幸好北山王府,死掉的嫡公子只有两个,不然她的儿子也保不住,本来是最没有希望登顶的三皇子,结果现在却成了皇室唯一的皇子了,还真是喜剧。

    明山的认错,虽然没有得到北地的原谅,但也总算是缓和了天下一触即发的形势,再加上干旱带来的影响,各地的匪乱增加了不少,让明山一下子老了不少,鬓角都白了一些。

    北地和朝堂依然僵持着,明山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派人把大皇子和二皇子送到了北地,北山王府的人,还是不敢太过直接表示拒绝,毕竟这也算是北山王府真正的嫡出,但要让他们多么的尊敬,或者承认他们的继承权,那就不行了。

    游瑶儿看着自己千辛万苦生下的儿子,不仅被过继出去了,还被送走了,彻底的恨上了明山。

    三皇子的母妃,更是带着三皇子远远的躲着所有人,生怕自己的儿子被人给害了,另外几个后妃,也纷纷表示,要吃斋念佛,不过问任何事,谁知道到时候再冒出什么破事,需要用她们的小公主去补偿的,还不如直接躲开,起码心里能好过一点。

    一时间明山众叛亲离,身边人,一个都不愿意再亲近他。

    谭芪的日子却过得无比的逍遥,明山再也没有想弄死谭芪的想法了,只要谭芪一日不明确表示把传国玉玺交给谁,就可以得到两边人的拉拢。

    又过了两年,北地和朝堂依然对立,但也缓和了不少,至少不再剑拔弩张了,两边的人员也可以经过认可后来往了。

    当初因为旱情严重,无论是朝堂,还是北地,都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经过了两年,才恢复了过来,所以很多老百姓都很珍惜现在的日子,不希望再有战乱。

    当初的大皇子已经三岁了,很聪明,得了不少人的喜欢,明山为了自己的皇位着想,准备将皇位传给大皇子,来博得北地那边人的好感,可惜北地的人也不是傻子,万一到时候大皇子也跟明山一样,翻脸无情怎么办。

    最后双方一直在谈判,也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竟然说不如找个中间人负责做见证,反正谁也信不过谁,这样的言论很快受到了很多人的批判,可批判过后,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还真是最可靠的办法了。

    最后找来找去,这个中间人的人选,就落在了谭芪的身上,朝堂这边的理由是,谭芪毕竟是大皇子的嫡母,有资格照看大皇子,将来大皇子登基,谭芪也是太后,名声言顺,不用担心将来大皇子翻脸无情,毕竟一个皇帝敢对自己的嫡母不敬,那会受到天下百姓的唾骂。

    <!-- csy:26755925:26:2019-12-08 01:05:54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