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绿小说网!!!
新绿小说网
首页 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女频频道 临时书架
    嘴上说着有办法的明山,其实心里并没有那么多把握,但封后一事已经僵持了半年之久,明山也算是看出来了,宗室的人是不会轻易松口的,毕竟当初他们中的一人差点就有机会被过继成为这天下之主,被他给捡了大便宜,宗室的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的明山也有些懊恼,早知道就该等着宗室内斗得不成气候的时候再站出来,这样这些宗室也没有办法在聚集起可以针对他的力量。

    丢了皇位的宗室,可不是一点小恩小惠就可以打发的,明山清楚他们要的至少都是一个永不降爵的爵位。

    这在明山看来,是绝不可能妥协的,当年明山的外祖父“德章”太子,就是被拥有实权的皇弟给算计得一家子死绝了,现在他好不容易坐上皇位,怎么可能给自己竖立一个有实力的对手。

    皇家别苑

    谭芪这三个月真的是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关注她这个傻子皇后的人实在太多,别苑的丫鬟婆子们没有一个在她面前放肆的,连当初一起跟着来的几个美貌丫鬟都被那些凶悍的嬷嬷们给磋磨得跟鹌鹑一样。

    拿谭芪没有办法,拿谭芪身边的丫鬟出出气也是好的,总不至于连丫鬟也有人撑腰,偏偏每次那几个欺负过谭芪的丫鬟被嬷嬷们磋磨的时候,谭芪都乐得不行,嬷嬷们磋磨起那几个丫鬟就更卖力了。

    “原来做贵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啊,跟做妖精比起来也就是吃得好点,穿得好点,可是好无聊啊,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当初那么多妖非要做人的。”被荣华富贵腐蚀了几个月的谭芪很快就觉得做人没意思了。

    “夫人,皇上就要举行祭天仪式了,您到时候也是要跟着一起去的,礼服礼部已经给您送来了,您试试看,不合适的地方立马让他们改。”伺候谭芪的是皇家别苑的资深嬷嬷唐嬷嬷,规矩很重,就算谭芪在别人眼里是个笑话,唐嬷嬷也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逾越。

    唐嬷嬷十分的精明能干,也很是细致,只要谭芪的脸上表情稍微有一点变化,唐嬷嬷都能立马发现,并且处事很得谭芪的心。

    谭芪在北王府的时候已经练习说话说得很流畅了,可是来了京城三个月,却硬是一个字都没有说,但贴身伺候谭芪的几个丫鬟和唐嬷嬷都知道,谭芪其实心里什么都知道,只是没有人好好的教养过,显得有些异于常人罢了,根本算不得是痴傻。

    谭芪听到要换新衣服,双手展开,等着丫鬟伺候换上。

    这段时间谭芪已经学会了怎么做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妇。

    明艳奢华的礼服刚一上谭芪的身,谭芪的脑子猛然一抽,脑子里看到的是一间阴深深的铁屋子里,一个女人正是穿着这件衣服,狼狈的被架在了木架上,昂贵的华服早已肮脏不堪,还血迹斑斑,那个女人披头散发,根本看不清脸。

    谭芪吓得推开了丫鬟,直接把穿在身上的华服给脱了下来,还拿脚踩了好几下,这样的变故,让唐嬷嬷顿时脸色微变。

    华服虽然不是皇后的规制,但也是一品夫人才能穿的,就算是后妃,那也是四妃之上的人才可以穿的,却被谭芪这样一个名分不祥的人踩在脚下,这是大不敬之罪,就从谭芪这样的行为,皇上就有足够的理由处置谭芪,何况是在皇帝极度厌恶谭芪的情况下,这样的罪名都足以把谭芪给打入大牢了。

    伺候谭芪穿衣的人,看到谭芪发火了,全都都跪下了,但都没有求饶,因为这样的事情是不可以让外人知道的,她们也都清楚,在她们被安排来伺候谭芪的时候,她们的身家性命就栓在了谭芪的身上,除非又身份比谭芪高贵的人来要走她们,不然她们的一生只能跟着谭芪。

    唐嬷嬷挥了挥手,跪在地上的丫鬟们松了一口气,连忙把地上的华服捡回起来,放在托盘上带了出去。

    “夫人这是怎么了,是不喜欢这衣服吗?奴婢知道夫人是原配夫人,可现在立后诏书没有下来,这一品的规制,是附和礼制的,夫人不必觉得委屈。”

    唐嬷嬷以为谭芪是以为这件礼服不是风袍,所以生气了,连忙劝诫谭芪,这是附和礼制的,毕竟是礼部送来的,不会在明面上给人留下话柄的。

    谭芪始终没有开口,就是死活不愿意要那件衣服,还跑到了床上用被子盖着头,不愿意听从唐嬷嬷的话,这还是谭芪第一次在唐嬷嬷面前生气,明确表示不喜欢一样东西。

    唐嬷嬷没有办法,只好跟礼部的官员说了谭芪十分不喜欢这件衣服,能不能换一件。

    如果是其他的后妃这样任性,可能早就被礼部的人给顶回去了,可惜他们偏偏遇到的是谭芪这个有着痴傻之名又占据这原配嫡妻的人,更是让新皇登基了半年都无法撸掉的女人,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现在是皇上和宗室的皇亲贵胄们打机锋的时候,他们这些小虾米最好不要被牵连了。

    不过是一件礼服,还不至于难倒他们,礼部来送衣服的官员很快就回去跟上封汇报了谭芪的任性。

    礼部尚书洪恩是游三爷的同年,知道游家的小姐,才是皇上心目中的皇后人选,底下的人,暗中把低于皇后礼制又高于四妃分位的礼服留给了游小姐,这不过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

    可现在谭芪这个傻子却这样发脾气,洪恩可不会觉得真的是一个傻子懂这中间的门道,反而是觉得这是有人故意跟那个傻子说了什么,或者挑拨离间了,才让那个傻子发了脾气,应该是有人知道了他的打算,这是在敲打他不要瞎参合。

    如果事情没有拿到明面上来说,那么什么都好说,既然有人接那个傻子发火来敲打他,他也犯不着给自己惹麻烦,又派人把准备给游瑶儿的礼服给送到了谭芪手里。

    <!-- csy:26755925:15:2019-12-08 01:05:22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